• 微光

    2010-10-19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ycll0009-logs/79632672.html

    我曾经有一个梦想,说起来其实并不难实现——30岁之前,把全国每个省都走一遍,只要足迹踏上了每个省的一个角落,就算完成了这个梦想。世界这么大,没有勇气,也没有能力一直走在路上,那么我总该用我的脚,去丈量一点什么,就算,只是为了延长我生命的弧度。如果不是11月有一次去武夷山的机会,把我没有去过的省份又划去一个,我想,这个梦想,也和我的诸多梦想一起,在我26岁的这一年,被埋进了朝九晚五的岁月里,从此不再苏醒。

    今晚下班,京城小雨。特意晚走了一个小时,拥堵的三环主路上,每一辆公交车上还是塞满了晚点的归人。玻璃车窗上全是白雾,看不清外面初上的华灯,也分不清究竟是经过了哪个路口,又停在了哪个路口。短短的四站地被无限延伸,我站在车厢的最中间,紧紧抓着拉环,一瞬间,突然产生了某种幻觉,这趟摇曳而未知的旅途,是要把我带去哪里?它就像那些我曾经无数次穿越的梦境,推开一扇又一扇紧闭的大门,始终没有看清前面是什么,只感觉到,那铺天盖地流泻下来的微光。

    我想起我11岁那年的夏天,和父亲一起坐着严重超载的长途汽车经过长江,晕车严重的我在某一个瞬间突然醒过来,一抬头,下意识地朝窗外看去,水面上有次第开放的荷花,岸边是大片大片的湿地,蔓延的绿撞入眼帘,有水牛在悠然自得地啃噬着青草。那是我生命中最初的旅行。也许,此后的梦想,便是从这一天开始萌芽。只为了一眼的平静,延展一生的颠簸曲折。

    其实30岁之前走遍全国每个省份的梦想还能不能实现,于今天的我而言已经无足重要了。我已经不再需要以所谓的形式,来验证自己的强大,我的心中自有一个渐渐完熟的世界。有限的时间里,我可以尽我所能,让每一段朝九晚五的日子,偶尔像是踏步朝霞璀璨的云端,又像是走在一棵向晚的银杏树下。是从哪一天开始?我终于企及了我梦想的某个界限,在每一个惶惑的时刻,我都能感觉到那温暖的微光。

    这微光将在余生引领着我,走过一段又一段无人歌唱的平凡旅途。所以此刻,最好的事情不过是醒过来,下了车,回到家,在冷清的厨房里,打开煤气,随手煮一碗暖胃的羹汤。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一秒钟 2007-10-19

    评论

  • 只为了一眼的平静,延展一生的颠簸曲折。看完后最深刻的感受也是这句话,这话直抵内心,唤起很多东西。这一眼的平静那么近又那么远。
  • 我最近正打算看北岛的《城门开》,他说,真正的记忆就是那些可感性的细节,世界就是你用脚步丈量的大地,刘瑜说,我相信是一个人感受的丰富性、而不是发生在他生活中的事件的密度,决定他的生活的质地;是一个人的眼睛、而不是他眼前的景色,决定他生活的色彩。
    只为了一眼的平静,延展一生的颠簸曲折。我喜欢你这句话。
    我也说过,我期待和享受每一段旅途,只为了那生命中的灿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