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鬼打墙 - [糖炒栗子的孤单]

    2007-07-16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ycll0009-logs/6777764.html

          在青山红钢城十九街那些数不清的门中间,我寻找一个43门,走了无数站路,打了一次的士,花了一个多小时的时间,问了至少二十个人,一下子就把我走路不问路的习惯彻底颠覆了,也许从今以后,我不会再讨厌问路了,总是在走路的时候相信直觉,哪怕横冲直撞,我也不怕。感觉自己走进了一个八卦一样的场,在进门的时候诡异的看到一个模糊的数字,然后顺着那条巷子一直深入,转圈,找到了41、42、45、46、还有以3、5、6开头的一堆门,就是偏偏找不到43,在找这个十九街的时候,有四个人跟我指了四个不一样的方向,这让我确定十九街找到了,43门一定雪亮出现在眼前,没想到等我气喘吁吁地来到十九街以后又继续盘桓了半个小时。我一定是碰见了鬼打墙,倒霉的心情不好的人就会碰到这样的墙,心墙。

          夏天的雨很诡异,夹杂着说不清道不明的气味让一整晚没有睡觉的我更像在梦里,摇摇晃晃地举着最后一把劣质伞,走地轻飘。这一个在小巴上颠簸来回的采访日,回程的时候小巴在和平大道上奔跑的飞快,有时候猛减速全车的人都会惯性往前,像一群人在一起伸乌龟脑袋,抚着前面的椅子,很想笑,但是又笑地很虚弱。回来後洗澡,脖子上的绿松石哗啦一下掉了下来,不知不觉,那戴了快一年只有第一次沃尔玛面试时取下来过的绳子已经被摩擦成断裂了,还好没有在颠簸的过程中遗失了它,否则一定比丢失了一个人更难受。物的感情和依赖,是自己拿体温和相信慢慢培养的,戴在身上就变成了身体的一部分,专属于你,而人不会。

          那么小心翼翼地让它休息一段吧,我身体的几个部分,已经在最近几天竞相休假了。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