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青山不改 绿水长流 - [糖炒栗子的孤单]

    2007-07-03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ycll0009-logs/6336129.html

        CW在晚21:50的时候发过来一条短信“闪人了,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后会有期!”看到短信我立刻把电话回了过去,这个鸟人居然已经到了湖南,本来决定让他来我的深闺我亲自下厨的,因故没有来,本来准备去送他的,他居然没有告诉我。毕业了,说实话除了吃饭的某一刻我曾经掉下过一点眼泪,大多数时候我是没有感觉到太多的伤感,寝室的那些丫头们都有幸留在了武汉,而我在没有毕业的时候已经找好了下家,一来二去,只是不必再两头牵挂。

        今天我们家导游C回武汉,出去晃荡了一天,下了巨大的决定回十七舍把我的自行车骑了回去,看到了可爱的灰灰,它永远是这么温顺纯良,可是自从它变成一只成年大狗以后,我一直觉得它没有小时候那么激灵了。十七舍的窗子每一扇都被打开,我保持着四十五度的“华丽仰角”张望,看到了我曾经的那一扇,也想起了某个情窦初开一样的矫情夜晚,SIGH~自行车是半个月以前回寝室填表,把钥匙掉在了寝室所以无奈放在那里的,经历了一场接一场的暴雨,它带着一身的沧桑屹立在那里,导游是个自行车高手,驮着我出去买的四本书,(画外音:最近饮水只要一出去必买书,把吃饭的钱拿来买书是我最近奉行的生活原则),陪我以第一次穿夹角拖鞋的蜗牛速度沿工学部的梧桐大道走到了校门,并无论上坡下坡都保持同一个速度。等到后来我自己把车骑回家,上坡下坡,喘得一塌糊涂,才发现缺了气的自行车真不是人骑的。总觉得这一切还是属于自己的,下午的时候坐在图书馆里面的小花园里脱了鞋吹了一个小时的风,不在意走过的人如何看我那双脚,嘴巴里故意骄傲地说自己反正不是武大的学生了。少了一扇洞开的窗,身边还有一些曾经的人,走在相同的地方,树木又茂盛了一点,再茂盛了一点,四年的时间,也不过就是这四次的树叶长落,只是加了悲欢喜乐在里面,我们就变得毫不决绝。我曾经痛恨我的软弱,但我真得不忍心把WHU从心里连根带刺一点点剔除。

        现在又回到文章的主题,我的CW同学,几乎是我们班我唯一的一位男性朋友。看着这位可爱的老男孩从大一的羞涩转变成一个伶牙俐齿的青年,看着他从一届班长变成一届主席,看着他越来越神采飞扬,并在大四的时候长了一个可怕的小肚。从他手里无情剥夺过五月天、罗志祥的演唱会门票,虽然罗志祥的演唱会因为别的原因告吹,但善良的他却用一顿韩国火锅弥补了我和S四个小时等候在寒风中的激愤,在每次班级评奖学金、评这种那种和利益相关,很微妙很无聊而我又不得不在乎的东西时,他总会悄悄提前在网上跟我讲一下内幕,想一些帮我的办法,事实上也帮我不少,虽然最后我还是没有因为他的帮忙顺利地读研,但这条路的确是我自己亲手放弃的,我会鄙视自己如果我不是为了一个充要条件活下去,然而他的帮助永远都在那里,凝结成一些不用表达不用渲染的温暖,就像他血红的嘴唇颜色,让人过目不忘。 大学四年我不明白我真的做了一些什么,专业课老师记住我的名字不是因为我曾经成绩优良,不是因为我也认真写过国际关系的论文,也不是因为我在保研面试的时候居然可以可怕的沉默,而是因为我在毕业聚餐的时候喝了一杯白酒。(不好意思,偏题鸟)

         CW同学散伙那晚在奥场上面痛苦流涕的时候,才爆出了自己大学四年居然有一段长达半年的恋情在我们班瞒得密风不透,原因只是因为他想低调一点,这一发言立刻让所有人跌破眼镜,就连我都只知道曾经有个小学妹和他暧暧昧昧,但他又在后来残酷无情地告诉我这个小丫头曾经和他两个人去过凤凰,浪漫的旅行宣告了暧昧的彻底结束。想当年他本命年生日的时候,我们还曾经班级聚众,讨论集体捐钱,让这个老男孩在广八路某个昏暗暧昧的粉红色商店里破了处。走之前和CW吃过一顿饭,他说他大学四年没有对不起谁,唯一就是对不起那个女生,因为他是被追的所以没有好好珍惜过和她的感情,最后提分手的也是他,那一刻他眼睛里的光让我相信这个无比闷骚的男人其实还是挺可爱的,要不然他怎么会是我们班工作找的最好的那一个呢?(画外音:闷骚的人永远是饮水最有兴趣的对象,哈哈)

       CW说自己只带着一个小包到广东,我说新生活就是要丢开旧的,才能全新开始。火车的空调坏了,大汗淋漓的他说出师不利,我说热火朝天。说什么好呢?原来是真的打算送你,最好还挤几滴矫情的眼泪,告诉你你是我唯一送的一个人,在离别的车站向你挥一挥手,真诚地说一声谢谢,可是我终于只是在你已经到了湖南的时候才知道你已经离开了,才知道来日方长,好吧我收下你的那句话,也写下这篇文章,纪念大学生活里收获了你这个不远不尽恰到好处的朋友!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可爱的熊猫 2008-07-03

    评论

  • 喂,喂~~“集体捐钱,让这个老男孩在广八路某个昏暗暧昧的粉红色商店里破了处”,你这里有没有未成年的小朋友读者的?
  • 喂,喂~~“集体捐钱,让这个老男孩在广八路某个昏暗暧昧的粉红色商店里破了处”,你这里有没有未成年的小朋友读者的?
  • 喂,喂~~“集体捐钱,让这个老男孩在广八路某个昏暗暧昧的粉红色商店里破了处”,你这里有没有未成年的小朋友读者的?
    回复小凡说:
    小朋友不要看这样的文章 看了即使清楚了也要装没有看懂,懂了也不能说,更不能说三遍!!!!
    2007-07-05 20:39: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