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荷香

    2009-07-25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ycll0009-logs/42915116.html

    从朋友的空间里看到这些荷花,许多记忆顿时扑面而来。很久没有记录博客的习惯了,无意间把这里尘封,丢失了许多生活的细节。

    这一年炎夏,我已阔别了生活过24个年头的南方,尽管那湿热的日日夜夜、浓烈的点点滴滴都还在心里,但更喜悦北方原来有如此的湿润和清爽,以及,满池荡漾的荷香和温柔。

    还记得某个大雨间歇的傍晚,我在杭州西湖。难得的凉风从身边吹过,拿卡片机对着满池娇羞的花朵,竟然找不到该拍哪一朵。几日后独自在曲院风荷暴走,穿着一双旧而脏的白球鞋,在满眼的粉红和翠绿中,最终迷了路。

    武汉的梨园和梅园里,总有我不小心错过的梨花和梅花,然而却总在邂逅那些仿佛一夜之间钻出水面的绿色,如此肆无忌惮的在平静的湖面上悄悄蔓延。某一个晴天的傍晚,我曾经徒步走过悠长的林间小道,抵达日落后的梅园,荷塘人迹罕至,但见初生的花朵上,掠过一只又一只蓝紫色的蜻蜓。

    看过北京的荷花,不在午后的什刹海,也不在入夜的圆明园,而在大雨倾盆的紫竹院。那天穿着正正规规的衣服,踏着总也穿不习惯的高跟鞋,穿越半个北京,从东四环赶到西四环的一栋高楼里面试。面试无果而终,却和陪着我面试的人就同一把伞走进这安静少人的紫竹院。有浅浅短短的荷花渡,安排在紫竹院精致小巧的湖泊里,还要穿过一个略显低矮的桥洞。坐上一弯旧的木船从两旁的荷叶中晃荡而过,时日尚早,荷花含苞未开,注视着满眼被大雨浸透的新绿,心里一时间是说不出口的满足和感激。

    如今不再是能够有闲情逸致静看风景的人,赶时间,挤公交,像这个城市里每一个为生计所迫的平凡人一样忙碌。只是偶尔会怀念从前曾漫无目的游走的岁月,在那些岁月里,我看到一个有些盲目却步履坚定朝着今天走来的自己。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眼神 2007-07-25

    评论

  • 武汉的梨园和梅园,在武汉待了6年自己竟然还没去过。可惜
  • 我怎么没在紫竹院看到荷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