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柴静访谈,笔记。

    2009-04-28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ycll0009-logs/38634573.html

    记者问:有一段时间你的博客是空的,那段时间文字都写在哪里?

    柴静回答:表达是种诱惑,也是种陷阱,每天都更新博客,证明自己一直在思考,而且很快得出了结论——这太浮躁了,尤其是拥有部分话语权时,更要谨慎。《大公报》的创始人胡政之说过:下笔切忌嬉笑怒骂,要有公心和诚意。去年,我有比较多的时间读书,还记笔记,就像小时候抄写名人名言一样热情。

    记者问:少女时代你不是很合群,但现在你已经完全融入了人群中,这种情感能持续下去吗?

    柴静回答:梵高画的向日葵,大家都说是疯狂的,有激情的,阿城却说,你仔细观察那些向日葵,梵高的每一笔都是冷静克制的。激情唯有凭借冷静才能长久

    记者问:与10年前相比,生活本身有没有变化?

    柴静说:我还住着10年前的房子,其他女孩子都有的喜怒哀乐、俗世生活,我也没有两样,我喜欢莱蒙托夫的一首诗,大致是:“一只船孤独地航行在海上,它既不寻求幸福,也不逃避幸福。它只是向前航行,底下是沉静而碧蓝的大海,而头顶是金色的太阳。”

    柴静:采访施泰纳,就是那个举起亡妻照片去领奖的德国人,我问:幸福是什么?他说他和妻子一起在森林里跑步,当妻子回眸一笑时,他拍下了她,“那一瞬间就是我的幸福,我的一切”。妻子因车祸去世,他那么悲伤,依靠什么力量夺冠?他说:是愤怒给了我力量,我很她的死亡

    得到金牌的那个夜晚,他说自己很孤独,因为爱的人不在身边。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2008-04-28

    评论

  • “一只船孤独地航行在海上,它既不寻求幸福,也不逃避幸福。它只是向前航行,底下是沉静而碧蓝的大海,而头顶是金色的太阳。”

    喜欢这首诗。
  • 我爱这个女人!
    不过好像大家都知道了。
  • 上次回来没见到你,太不巧了。刚刚回武汉,工作正在重新开始。期待dj一切都好啊。
  • 我都不打算写啦,准备把博客变成读书笔记。
    呵呵,宝林的好消息出来没
  • 貌似现在大伙的博客都进入了疲软期了,哈,都爬不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