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tay by my side

    2009-01-19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ycll0009-logs/34109039.html

    办公室的吊兰有叶子枯了,新的叶子又渐渐长起来,还不能弯曲垂顺,毛毛躁躁的样子。我觉得它们仿佛在静静地酝酿些什么,比如冬逝和春萌,对它们我照顾不周。

    餐厅里的一帆风顺长的最好,在迎门的地方独自兴盛。最早买回来的巴西木几经折腾,被搬上了二楼,却没能保持很旺盛的生命力,它是耐旱的植物,原来却不似草本植物,小而微弱,顽劣强韧,我不知道它会活着,或者死去,那都是命运,是生命的周期。

    最显眼的是凤尾竹。那么好看的姿势,那么蓬勃,那么美。原来它需要很多很多的水,没有水,枝条就柔弱跌倒,生生断折。叫过来养花人探望它,大肚子的中年矮男人把一只手插在裤兜里,另一只手心疼地抚摸树叶和盆里的泥土,说:“它多好看啊,快浇水,要浇透。沿着边缘浇,然后再从这里浇到根下面……”我的老板顺口问:“过年不回家啊?”他笑着摇摇头:“不回,回去了,他们根本就不知道那些植物要啥时候浇水,怕出了问题……”他多好,他陪植物过年。今天我去看凤尾竹,果然直起来了,是大病初愈后焕发光芒的样子,虽然还有些虚弱骄矜,不忍心触碰。

    标题是一首歌,瑞典二人组合,CLUB 8,那么干净空灵的声音,就像是空气里向上生长的植物,不经人察觉的力量,隐匿在最沉醉的安逸里。

    我想起在某地的某个夜晚,我一直躲在微醺的湖风里,满心满眼是醉人的荷香。灯光摇曳,我一直向前走,忽快忽慢地走,突然从树丛中传出了一个男人伴着吉他弹唱的声音,那真是我听过最好听的声音,温柔,磁性,踏实。我拨开一丛又一丛的树枝走过去,于是看到了他的脸庞,他满嘴的络腮胡子,他清淡的笑容。他用英语邀请在座的人点唱,台下有细小的声音说着各种各样的名字,我在心里默默地祈祷:唱《Vincent》吧。

    于是,吉他响起,我听到了“starry starry night ,paint your palette blue and grey ……”

    我一直以为,那是我一生中最幸福的时刻。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深海 2010-01-19
    倒霉 2008-01-19
    离开 2008-01-19

    评论

  • 神奇啊~

    什么时候回家过年??
    回复xx说:
    不回去,在北京过年呢,呵呵~
    2009-01-21 09:47:34
  • Miracl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