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处静而知微

    2008-12-10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ycll0009-logs/32352940.html

          现在我可以看见,无论是往昔岁月,还是眼前日子,爱情都肯定是在着的。随时随地,哪怕是麦当劳快餐店的某个角落,一对年轻恋人在那儿对坐,目光连在一起,互相用手指抹去对方嘴角的奶油。就此一刻足够。一刻抑或永久,都是爱情的质地。
          现在我已经明白,世界上有一个人,你只能与他才会发生某种对话和争论,否则你将沉默到口臭也都还无情绪。双方的痛痒,那些深藏在微妙之处或者皮毛之间的痛痒,如果彼此用眼神就能够探索和抵达,这就是爱。互有严格针对性就是爱;互为唯一就是爱;互相正好补偏救弊就是爱。而当这些针对性、唯一和补偏救弊都乐意被两人拥护和保持,那就是爱。很遗憾从前我把爱情与太多的非爱情物质搅和在一起,从而导致了对爱情的苛刻要求,继而导致了对爱情的粗暴否定。其实爱情没有那么复杂。爱情就是爱情,它纯粹到就是爱情本身而不是任何其他东西。爱情可以存在于任何形式,也可以不存在于任何形式。它总是一豆吹不灭的烛光,仅仅负责温暖和照亮两个人的心灵。(摘自池莉《两个人的千年美丽》)

    分享到:

    评论

  • 恩 我也喜欢这篇小文,记不记得很早以前我在读者上看到还跟你推荐过?还有《三个人的千年美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