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青竹

    2008-08-03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ycll0009-logs/26770356.html

    从来没有过的疲倦和长眠,在降雨而清凉的夜里,似不复苏醒,一夜天明。梦见了从来没有见过的土堡,垒砌厚重的、古旧玄妙的,一如那一年梦中突然出现的古格王朝,像是某种未知的召唤和隐喻。我已经越来越迟钝,再也读不懂我的梦,读不懂那些第六感赐给我的先知和醒觉。随后突然出现了故乡,外婆家的老吊脚楼,屋前屋后的青青翠竹,以及说着乡音的亲人。多少年错把他乡当故乡?只在释放了全部情感和防备的梦境里,我才会回到这最初让生命濡染过温情和眷念的地方,并且再也不愿意离去。

    郁郁黄花,无非般若,青青翠竹,皆是法身。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碎语 2009-08-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