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六年

    2012-07-24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ycll0009-logs/220286157.html

    不小心上线了,于是在QQ上遇到了六年前认识的一个人。当年因为写一篇电影观后感,在百度上搜到了他的博客,句句打入心底,于是顺藤摸瓜看了他好些文章。关了网页,又开了网页,犹豫很久,终于主动加了他落在博客边栏最下方的QQ。

    不记得是怎样聊起来的,只记得慢慢的,就变成了能够放心交谈的朋友。那时的他,还会在博客上频繁地写些什么。以我当时一面白纸的心,只觉这个人沧海难为水,侧畔千帆过,分明很清醒,又最懂得沉醉。那是我尚且闭塞单调的生涯中,从没有出现过的人。

    后来,他给我讲过一些他的故事,我甚至都记不清故事的细节了。只清晰记得他讲到尾声时,像是为了配合我作为倾听者的情绪,耳机里突然响起了一首荡气回肠的曲子,那首曲子让我想到了诀别。他的故事就是一场诀别,他讲得平淡,我听得伤心。

    后来的后来,我内伤时曾在QQ上找他倾吐过。当时以为天崩地坼的事情,现在看来不过是尘埃一场,想必他听时心里一定是笑我幼稚的吧,不过我记得他一直在暗自运力又若无其事地安慰我。那安慰像是宽厚有力的肩膀,让当时自尊心、自信心都薄如蝉翼的我,很是受用。

    后来的后来的后来,他从长白山南下,我从江城北上。博客变成了日薄西山的东西,我也收情敛绪,藏起了靠文字拼命吐槽以求满足的蛮横。一城之隔,似乎没提过见面,或许又说起过,只是意兴阑珊,没有付诸现实。交流的频率从两三个月,逐渐延伸到半年,进而更长。以致每天在线,上一次联络,已然是一年前。

    时间有时候是很神奇的东西,它在隔着恰当距离的人群之间,会忘记了流动。直到突然抬起头,才惊觉彼此都已经从岁月的一个码头,到了另一个码头。还是像从前一样有一搭无一搭地说话,仿佛只是播放着一部电影,按了一个暂停,单击空格键,立刻继续往前。

    看到他的个人资料,我突然问,今年是你的本命年?从来都不知道他的详细生辰,资料是错的,他属兔,还得往前再拨一年,原来他长我整整九年。想起刚认识他时,他似乎而立前后,不由得脱口而出“都认识了这么多年了”。几乎就在同时,他也打来一句:“嗯,2006年”。

    交浅言深的六年,瞬间浓缩成一个点。如果那个时候,我犹豫的结果是再度关掉网页,今天此刻,我的人生也许并不会有任何改变,没有缺失,没有遗憾,也没有这份心有默契的喜悦。想表达什么呢,有些人不必见面,就能知心会意,互相取暖。这些人的存在,不是为了填补人生的缺失,从一开始,他们就被定格在缺失之外。

    缘分会让一部分人变成亲密敌人,还会让一部分人变成知交陌路。每当想到这样的结果,爱别离,怨憎恚,求不得,我就祈祷,上天赐给我的因缘际会,能够再粗浅一点、轻巧一点、果决一点。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送猫回家 2007-07-24
    雾里看花 2007-07-24

    评论

  • 好久没过来看看,这几年都不知道自己在忙什么,忙着赚钱,却失去了自己的生活,看你写的东西也少了,是不是大家都很忙?
  • 亲爱的,我决定重拾博客。以后会多多更新的。
  • 你终于更新了。你的文字真好。看得欲罢不能。也许那样的知交原是你灵魂的一部分。那一瞬间的触动,足以回味一生。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