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人物志】 之曾经的四人帮 - [光影暗沉]

    2008-04-04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ycll0009-logs/18248448.html

    促使我写这篇博客的直接原因,是昨天晚上俺在WHU的体育馆看《青春版牡丹亭》时,突然接到了HD的短信,她告诉我:你知道吗?MM要当妈妈了……斯时我正沉浸在悠扬婉转的昆曲中,弄出一副如痴如醉的神态,看到此短信,脑中惊愕,顿时有时空错乱的感觉。中场休息的时候把电话回拨过去,验证了这件事情的真实性。在体育馆诺大的空间里,我突然感觉到时间的翅膀翁动的声音,转瞬间,原来七八年就这样过去……

    这张照片从左到右依次是MM、HD、SS、我,八年前,我们开始成为吃饭放学走路逛街形影不离的朋友。SS是我高一的同桌,文理分科后,我们分在了不同的班级,MM成为我的新同桌,而作为MM远房表妹的HD时常来我们文科班溜达溜达,就这样我们不知不觉得溜达到了一块,组成了一个“四人帮”。

    MM是个温柔体贴、异常心灵手巧的女孩子,画得一手好画。从来没有看到过脾气比MM更好的人,印象中她从来没和任何人生过气,只在高二时会考前的一个星期,她曾经嘀咕过一句“好烦啊”,已被我视为“破天荒”。MM会用水彩颜料为十个指头绘上不同的彩绘,绝对不比任何一家美甲店的逊色,更为夸张的是,在流行碎发的那个年代,我曾经在MM家中接受过她的“专业理发”。MM用过三年的圆珠笔,不留下一点油墨的痕迹,如同新的。最让我叹服的是,她练就了一身上课睡觉的超强本领,坐得端端正正,手握笔,低头凝视面前摆着的书本,时常是我说了好几句话没有回音,再低下身子从下面看她浓密的睫毛,才知道这个丫头保持着如此姿势却在睡觉!MM大学后学了服装设计,每次相见,她总是越来越时尚,每次都变换一个全新的发型,唯一没变的是她仍然一如当年,温婉微笑,说起话来悠悠的。最后一次见MM已经是两年前,斯时的MM已经在江浙一家服装公司做设计,仍然纤瘦的她穿着一身束腰的皮衣,登高筒靴,发型绝无仅有,我只觉MM是电视中才会出现的女郎。后来才知道MM有了一个发型设计师男友,那个发型是他的杰作,而衣服,衣服出自MM亲自剪裁。再后来,MM手机换号,QQ被盗。不知不觉间,她从我们的视线中消失了,我只知道这个姑娘一定在好好过着自己的生活,平和不惊。殊不知就是这个平和不惊的她,竟然这么快远嫁他乡,将为人母。我无法想象MM现在的样子,在电脑中翻箱倒柜地找,也只找到了这张五年前的照片,这张照片照于春节后的武汉,斯时还在复读的我,竟然还没来到这座此后生活了五年的城市……

    HD是个善良简单、纯朴直率的小女子。当年我认识她时,她尚是个留着妹妹头、穿着白色衬衣,瘦得弱不经风的小丫头。尽管她大我一个月,我却始终把她当妹妹来对待。多年来,一路见证着她在感情上一点一滴的成长,当过她的信使,至今仍留着她用心相印的手帕纸给我写的信。而在我最困顿的一段日子里,也是她,从家乡到武汉,一路亲密地陪伴在身边,听我述说,听我感叹,然后以她简单明朗的人生观告诉我,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大学里一直感叹生活过于平淡的她竟然在四年的最后邂逅了她的真命天子,我笑称她是不鸣则已,一下子就在四年即将结束时来了一段华丽的交响曲。好事成双,HD也在当年拿到了英语专八的证书,这让英语稀烂的我艳羡不已。毕业后小两口去了深圳,为生活打拼。三月里到深圳去看望一年多不见的她,尽管穿着职业装,留着一头非常女人味的卷发,可HD的脸上,还是当年清澈明朗的样子。姐夫是温顺安静、踏实诚恳的人,结婚一事也是指日可待。曾经感叹在深圳十分孤独的HD似乎已经习惯了这个年轻的城市紧张迅捷的生活节奏,来来回回,生活目标清晰坚定。而我则撺掇着他们早日完婚,在深圳买个大房子,心里窃想,日后恐要南下,也有安身立命的场所啊!

    SS是我们四人中最小的女孩子,论年龄,论个头。可这个家伙却早在去年秋天就步入了婚姻的殿堂,把我们甩在了身后。在她结婚的前夕,我曾经写过一篇感情洋溢的文章,来回忆往事。最不能忘怀的是,在我最嚣张无忧的高中时代,看起来最柔弱的她,曾以理智而坚强的心态,深深地影响过我。有些人经历过生命的风风雨雨,学会了抓住手边的幸福,SS就是其中最典型的一个。如今的她在YC小城拥有一份稳定的工作,拥有一个懂她疼她、儒雅优秀的老公。如今的我也只好指着她早生贵子,好多一个干儿子来抱抱,不过现在看来,还是联系上神秘的MM,比较直接又靠谱。

    最后一个饮水,眼睁睁地看着大家结婚的结婚,生孩子的生孩子,而自己还在一个生活了多年的城市,从事着一份飘忽不定的职业,过着飘忽不定的生活,说不定将来要飘忽到哪里去。没想到当年最具姐姐范儿的人,反而成了这之中步伐最慢的那一个。当年的早自习之后,我们曾经为了吃教委餐厅美味的砂锅米线,不惜玩命般地在上课打铃前爬那段长得离谱的石阶,爬上去后上气不接下气,如今这阶梯已经消失不再。当年的星期五课后,我们曾经结伴去逛超市,买零食,在五分钟就能逛一圈的县城有完没完的晃荡,仿佛那就是学习之余最惬意的事情。当年的晚自习课后,路灯下有我们拉长的影子,依稀记得我们讨论过班上那个男生最帅那个男生最龊,还讨论过我们当中的谁喜欢谁,谁会先结婚先生孩子……那日子近在眼前,可如今竟然都变成了触手可及的现实,七八年弹指一挥间。说什么呢,说什么都不如看着岁月这么静静地往前流。如今,我们四个人在四个不同的城市,联系稀疏甚至没有,但只要知道彼此都过的很好,一切就足矣。只是,还得跟自己说上一句: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

    分享到:

    评论

  • 貌似这些人,你曾经都跟我讲过,隐约还记得,没想到如今都已结婚生子,感叹万千。。。。
  • 哇,SS真是与时俱进。
  • 哎,最近怎么这么多人结婚生孩子啊?
    回复从容说:
    是啊,大受刺激啊,尤其是身边就这么玩到大的……
    2008-04-05 23:33: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