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失约 - [糖炒栗子的孤单]

    2011-12-11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ycll0009-logs/180950794.html

    很久没写博客了,一停顿,就错过了整整一个盛夏和暖秋。

    又是冬天,已是在北京的第三个冬天。见过了今冬的第一场小雪,纷纷扬扬,似乎只在早起赶公交的途中,衣服上留下了一星半点冰凉的痕迹,到得下班时,已然无影无踪。

    自从2008年那场持续了整整一个冬天的大雪过后,我便不再以满心期盼的心情,迎接每一个下雪天。只希望生命中不再有那样长得不见尽头的大雪,只希望从此以后不必再经历那样彻骨透心的寒冷。

    然而却突然想起,为什么时至今日仍深深记得武汉的那场大雪,也许是因为,那个大雪天里的一场失约。

    在那个可以算作是第一次失恋的清晨,那个看起来匆匆忙忙不知所措的分别,其实是永别。

    鹅毛般的大雪铺天盖地。我茫然地回到没有丝毫暖气,并且停水的家,浑身瘫软地一屁股坐到床上。这时,电话响起,是东湖梅园门房大叔打来的电话。

    他在电话那头欣喜地说:姑娘,下大雪了,来梅园看雪景吧。现在的梅园是最美的梅园!

    我强打起精神对他撒了一个谎,我说:谢谢您。我今天有工作,去不了……

    不记得还和他说了些什么,也不记得最后是怎样挂断了电话,我想是选择性失忆。之所以有这个电话,是深秋天气晴好时,去梅园闲逛,离开时遇到了他。守了梅园几十年的他告诉我们,梅园最美的时候,是大雪天的时候,那时整个园子里一片寂静,空气里只有寒雪浸过的梅香。给他留下了一个电话号码,他说:下雪的那一天,如果是我当班,我邀请你们,来梅园赏雪。

    那个冬天,我还是没有鼓起勇气去梅园,因为梅园,其实是那段感情勇敢从心里开始的起点。就在挂掉大叔电话的那一天,一个毫不知情的朋友,陪我坐上一辆陌生的公交车,沿着被白雪覆盖的大路,一直开到了江城的最北边。下了车,又沿着小路往前走了很远,走到汉江边,意外邂逅了一片美丽的桦树林。沿着那些笔直的树干,踏着几乎要齐膝的厚雪,我拼命往前奔跑,只想一口气跑到世界的最尽头……

    第二年的夏天,当那段感情已经不再需要独自凭吊的时候,我独自去了一趟梅园。园里的梅树枝叶繁茂,旁边的桃树上结满了累累青果。又坐在湖边呆呆地看了一会儿荷尖上的蜻蜓,夕阳已快落尽,我起身离开。路过门房的时候,我特意张望了一下,但是没有看到大叔。

    再后来,我离开了武汉。丢了手机,换了号码,和大叔彻底失去了联系,也没再去过梅园。

    经过了这些年,曾经以为放不下的东西,原来那么轻易地,都能够放下。只是突然在这样一个清冷的冬夜,那个被辜负的约定计上心来,却是久久都不肯散去。

    我不知道那位大叔如今是否还在梅园,是否还记得曾失约于他的我。我很想告诉他——

    如果当时的我知道,此后人海茫茫,还会有那么多的邂逅,那么多的牵手,那么多的离散,那么多的厮守,我就绝不会错过,那一天,那雪后梅园里,专属于我的好风景。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