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转《大校的女儿》评:向来缘浅,奈何情深

    2008-03-03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ycll0009-logs/16316316.html

        最近几天一直在看《大校的女儿》,感触颇深,想写一剧评,无意中碰到此文,深感如果我来写,定不如作者写得深刻,偷个懒,略注,转载至此。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 ,不是生与死,而是我就站在你面前,你却不知道我爱你。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我就站在你面前,你却不知道我爱你,而是明明知道彼此相爱,却不能在一起。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明明知道彼此相爱,却不能在一起,而是明明无法抵挡这股想念,却还得故意装作丝毫没有把你放在心里。”

    每当我读到这关于爱情的经典诗句,眼前就会浮现出《大校的女儿》中那个善良坚毅的男人。人生如此短暂,他深爱过、痛苦过、挣扎过、抗争过,毅然选择把全副身心投入军营铁与火的锻炼,在三十年的无言等待和默默守护中实现了对爱情的升华。 通观王海岭的近期小说,《新结婚时代》颇具韩剧的韵味,从家长里短中塑造出鲜明的人物,细琐的纠缠中亦有细微的缠绵。《大校的女儿》笔锋一转,一下把镜头拉到了海岛山巅,铺陈出磅礴豪迈的橄榄绿背景,烘托生活轨迹截然不同的的男女主人公。天各一方,迢迢相望,时而惊鸿一瞥,时而匆匆而过,给彼此留下长久的思慕和惆怅。 淹没在部队绿色的海洋中,不管是金戈铁马位高权重的姜士安,还是笔耕不辍才华横溢的韩琳,都不过是芸芸众生的一员,然而《大校的女儿》中,王海岭试图进行一次写作和心灵上的双重突破,她将焦点从外部世界的纷争归结到了对内心深处的探索。就是这平凡的两个人,经历了感情的大起大落,大喜悦、大悲哀,演绎出隐忍的外表和不羁的灵魂,平淡的现实和飞扬的理想,对比之鲜明,反差之强烈,令每个感受过生活无奈的人扼腕长叹。至此,军旅剧不再是一场豪情壮志的生涯,赫赫功业的背后,它总领了一段人生和其中的思考。 女儿都是水做的骨肉。比起其它或娇弱或精明的年轻女孩,似水的柔情在韩琳身上并不明显。她更接近于一条奔涌的河流,爽朗朴素,不屈不饶。大校的女儿出身不凡,本该一帆风顺,然而从边疆海岛到医院、到军区宣传部,正直的她靠自己奋斗,一次次被命运作弄,又一次次冲开险阻,奔向前方。河流不同于小溪的清纯无争,也不同于湖泊的雍容雅静,她的魅力在于,永远不甘心停下脚步,将有限的生命寄托于无穷无尽的理想中。直到流过无数险滩暗礁,转过几番柳暗花明,当孤独漫长的人生路让她迷惑、思索、成熟、宁定,外面纷纷扰扰的世界不能给她以理解和寄托,坚强外表之下需要保护的内心便袒露无遗。她需要一个温暖的怀抱,正如每一条河流都渴望流入广阔的大海。 这个海洋般宽容的人正是姜士安,一个从无数战士中脱颖而出的农村兵,从贫民到叱诧风云的少将。“男儿何不带吴钩,收复关山五十州。请君试上凌波阁,若个书生万户侯?”,作者试图塑造一个生于贫贱自强不息的刚强男子,一个从卑微走向巅峰的传奇。他们本该上演一段英雄与才女的浪漫故事,令人啼笑皆非的是,老天总不像人们想象的那样安排,就像阿甘母亲说的那句话,生活就像一盒巧克力,不打开包装你就不知道是什么味道。 优秀如韩琳,生命曾经如同一场肆意铺排的盛宴,家庭、才华、友情分别装在不同的杯盏中,无限量供应。年华将逝,她才发现当初推掉的一杯白水,竟是琼浆玉液。如果说开始的姜士安只是一个村朴的普通战士,那么在海岛上韩琳发现,军营的风刀霜剑,已使他成长为一位英武的指挥官,此时此刻,他正当初展身手、意气风发的阶段,凭着过人的才干镇守一方海疆。与刚刚参军的勤奋踏实相比,此时的他,更多了一种沉静自信的气质,散发着一种独特的阳刚之美。 “我已经结婚了,没有爱的权利了。”残酷的现实让韩琳五雷轰顶,黯然离去,正如歌中唱的那样:起初不经意的你,和少年不更事的我。两人的生活如同两条线,短暂的相交后便各奔前程,只是谁也忘不了曾经的甜蜜而苦涩的心境,那还未蔓延就枯萎的爱意。姜士安和韩琳的形象都相当大方,谁料到,在爱情上都采取了静默的态度,一个欲说还休,一个则隐忍无争,令人遗憾。 相比之事业上的挥洒自如,爱的萌芽在姜士安心中悄然滋长时,他作为没有背景的农村兵仰望韩琳,是那么小心翼翼,那么脆弱无助。探亲假的最后一个晚上,他没有做别的什么,只是一根根细心挑选地瓜干,只因为是心上人喜欢的零嘴儿。昏黄的灯火下,一张略带微笑的年轻脸,虽然只是短短的一个镜头,然而在那一刻,却让观众心酸。世间再也没有第二种珍宝,能比姜士安给予韩琳的这种纯净虔诚的爱慕更加高尚珍贵。那包带着他体温递给韩琳的地瓜干,正如年轻的姜士安一样,闪着少年爱慕的纯洁而热烈的光辉。 与之相映照的还有那本剪贴薄,陪伴了姜士安几十年,记载了韩琳点点滴滴成功的足迹,承载着他恒久无私的关爱。只是被隐藏得天衣无缝,恰如他深埋于心的爱恋,只有在无人之处才拿出来轻轻磨挲,作为戎马生涯中难得的慰藉。不管他是在军营中多么的壮怀激烈,多么坚韧刻苦,内心深处都保留着一处柔软的角落,那份感情,属于刻骨铭心的初恋,他深深付出的痴情。 如果不是因为负疚,他不会和妻子相守,他亏欠家人的太多,终于以一生的幸福来偿还。众人看到他的风光无限,却遗忘了深埋于他心底的悲哀。 挥手自兹去,萧萧斑马鸣。姜士安与韩琳的可贵之处就在于,作为一个青春年华的遗憾过客,他们在命运的考验中立定脚跟,各自创造出一份骄人的事业,完成了人之为人的责任。尤其对姜士安来说,踏过童年苦难的河流,太多的想法都被颠覆了,他是一柄寒光闪烁的利剑,从风雨磨砺中抖落贫寒的尘埃,才能终成大器,这里面,无疑包括了对爱情求之不得的失落,以及随后的发愤图强。 人生本来就是坎坷,顺逆交织,冷暖交替,只能享受而不能承受的生命是多么单薄脆弱,无论怎样的悲欢离合,都是生命的一部分,爱生命者,当以同样的胸怀来拥抱。姜士安这个令人震撼的原因正在于此,荣耀的事业和无望的爱情,无论是喜是悲,他都以同样的执着来守护,一个超越自我、至情至性的男人。

    伟大的爱情让人高贵,让生命坚强。是以姜韩二人最终微笑相别,各自回到自己的生活角色中。他们相互凝视的目光中,少了脉脉的缠绵,多了深切的温暖,自有一份“两情若是长久时,又岂在朝朝暮暮”的从容,一份“相忘于江湖”的淡定。虽然不能执手偕老,这份激情沉淀后的信任和关怀,将会伴随他们一生,让他们在白发苍苍的时候想起彼此,就仿佛回到那段欢乐纯真、痛苦强烈的岁月,这就是最宝贵的缘分了。花落成土,雨化成云,人生聚散,执着无益。若要为他们安排一个大团圆的结局,却是未免太小觑于他们了。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背后的时光 2008-03-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