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们可不可以不勇敢

    2008-01-29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ycll0009-logs/14645889.html

    旧文,转移至此。

    最近喜欢听范范的歌,《最初的梦想》、《寻找》、《我们可不可以不勇敢》都是曾经喜欢的旋律和词。想起自己写过一篇和这有关的文章,是发在163那个不再用的博上。

          坐的士从陈家湾的一地垃圾与喧嚣热闹里离开,车里面放的是熊天平的歌,我嘀咕了一句,我最喜欢他的《雪候鸟》,广播里就开始奇迹般的播放这首歌,我又回头去追,去醉,就算我追到最后只剩冰雪。太喜欢这种心里的微小念头马上就实现的感觉。夜晚的公路不堵塞,车迎着夜风从东湖旁边一往无前,无边的湖水夹杂着还未殆尽的热气与水腥味铺面而来,经过一盏又一盏霓虹灯,爱死了这个时候的武汉,一片荒芜,但离心那么近。师傅是享受夜晚开车的人,他说这个时候行在路面最好,1点的时候下班,洗车,还车,夜宵,生活如此,平实安好。

         朋友的朋友经历感情的变故,情节总是普通,结局总是意外,滋味只在其中,受伤的人注定只能自己疗伤,坐在旁边看见故事的主角们喝酒,一个冷静,一个沉默,一个压抑。我想不如一起破口大骂,不如大打一架,不如撕破一张脸从此是路人,不要笑,不要坚强,不要面对,可是爱在这里,恨也在这里,怎么可能做到决断,决断的那个人永远是故事之外的看客,比如我。

         生活的愿望其实很微小,比如买到打六折的耳环就可以发自内心的开心,这开心可以在片刻冲淡我那些庞大过的愿望。我终于还是习惯在平淡生活里做一个在理想和现实之间不断妥协和推翻的人,只要我感觉到如果我快步身边就有风呼啸,我慢下来路边就有野花怒放。

         年轻那么好,年轻可以放弃和拥有不必停靠的港湾,可以纵容自己伸手要月亮,可以一边流泪一边大笑,可以强忍可以发泄但是不假装,我们都是被故事刺痛过的人,我们都以为自己比谁都要敏感多情,不要等到那一天心如钢铁了,再去感叹生命里没有刻骨铭心的激情。

    分享到:

    评论

  • 我们每个人又能有多少个青春用来挥霍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