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这是捷克诗人里尔克在《伯列格的随笔》中写下的一段话。

     

    一个人在早年的诗是这般乏意义,我们应该毕生期待和采集,如果可能,还要悠长的一生;然后.到晚年,或者可以写出十行好诗。因为诗并不像大家所想象,徒是情感(这是我们很早就有了的),而是经验.单要写一句诗,我们得要观察过许多人许多物,得要认识走兽,得要感到鸟儿怎样飞翔和知道小花清晨舒展的姿势.得要能够回忆许多远路和僻境,意外的邂逅,眼光光望它接近的分离,神秘还未启明的童年,和容易生气的父母,当他给你一件礼物而你不明白的时候(因为那原是为别一人设的欢喜)和离奇变换的小孩子的病,和在一间静穆而紧闭的房里度过的日子,海滨的清晨和海的自身,和那与星斗齐飞的高声呼号的夜间的旅行---而单是这些犹未足,还要享受过许多夜不同的狂欢,听过妇人产时的呻吟,和坠地便瞑目的婴儿轻微的哭声,还要曾经坐在临终人的床头和死者的身边,在那打开的、外边的声音一阵阵拥进来的房里.可是单有记忆犹未足,还要能忘记它们,当它们太拥挤的时候,还要有很大的忍耐去期待它们回来.因为回忆本身还不是这个,必要等到它们变成我们的血液、眼色和姿势了,等到它们没有了名字而且不能别于我们自己了,那么,然后可以希望在极难得的顷刻,在它们当中伸出一句诗的头一个字来.

  • 油画一幅

    2009-04-06

    去艺术馆的时候心态比较浮躁,草草一个多小时看完了十个展厅,大有对艺术家大不敬的感觉。其实对所谓的艺术真的一窍不通,去这里也不过是附庸风雅,不过当日却有一幅画深深震撼到了我,就是这幅彦建俊的《高原的歌》。

    偌大的油画正好挂在某个空旷的展厅里对门的正前方,在我进入展厅的那一刻,这幅画便突然撞入眼帘,色彩这样明丽浓烈,画面充满生命的张力,尤其是那轮逆光的太阳,壮阔而温柔。我矗立在画面前久久不肯离开,仿佛站的再久一点,就会幻化成画面里粘着露珠的红色花朵,或者澄明红日中的一束光粒子。

    回来后查阅了一些资料,方才知道这幅画的作着,古稀高龄的彦建俊老人竟然是中国油画协会的创始人,并担任主席至今,又在人民网上查阅了好些他的其他作品,同样都是挥洒自如的色彩,丰富鲜明的画面,他的心里一定有一个最明亮最缤纷的世界。德艺双馨、桃李满天下的彦建俊老人说:在这个浮躁的世界里,真正的画家要有定力。而我相信,那些能让人感觉到力量的作品,无论是文学,还是艺术,一定都凝结了最真诚的信仰和最纯粹的追逐。

  • 绝对炽热

    2009-03-26

    打开一个空间的时候里面链接有背景音乐,我在刷牙,突然听到一个词:绝对炽热,心下不禁凛然。

    想想是不是曾经也迷恋过这样一种叫做绝对炽热的温度?歌唱出来,没有答案,只字句铿锵。

    这世界上哪来这么多绝对的东西呢,但凡绝对,就会留下相对的另一面,让人遗憾,或者后怕。前者尚可以拿来供回忆取暖,后者则留下绵绵难绝的后遗症,无法预料何时会复发。

    不如偏恋那些无心插柳的时刻,偶然撞见的小阳春。不烫不灼,倾倾洒洒。

  • 春天

    2009-03-23

    浓墨重彩的春天。

    田野里芬芳的油菜花,让人春睡迟重的明黄,一片又一片,漫过我回家的路。

    没有相机,不用拍照留恋,美自在心里。

    就像当年,我远远地离开,也曾经路过这样的颜色。

    我知道我的改变,不再诉说,不再彷徨,沉溺又清醒,偶尔觉得软弱了那么一点,但抬头的时候,前方是一条通往春天的路。

  • 回家

    2009-03-11

    那天好朋友问我,回武汉以后要不要去火车站接你?我想了想,接我,接完我我该去哪里呢?原来这么熟悉的城市,我曾经不断离开又不断归去、像磁铁一样吸附了我五年青春的城市,现在已经再没有我的归属。

    想起那一句很久以前的歌,到不了的地方叫远方,回不去的名字是家乡。

    在我越来越大,应该越来越成熟的时候,我开始越来越想家。18岁以前,五峰是我的家,18岁以后,武汉是我的家。23岁以后,好像处处都可以是家。其实,我不是真的处处为家,只是一不小心差点走丢了自己。

    回头翻高中时代的日记,那个为幻想中的北京辗转反侧的心如在昨日,这么多年过去了,我就知道,我一定还是会来到这里,所有我梦想过的地方,今生我一定会一一抵达。如今在北京晴朗的天空下,浮动的尘埃里,我终于明白,有时候成长,就是要不断地洗去铅华,退回到我们一开始出发的那个地点。

    在那以后,意念集中的生命,就只为一个属于自己的心灵家园。不是寻找,而是创造。

  • 小豌豆

    2009-03-11

    亲爱的宝贝,我曾经和你的妈妈,一起度过那个夏天。那是还在孕育你的夏天,有许多女人们包括我,争着做你干妈妈的2008年夏天。那个属于我和你妈妈多拉A梦的夏天……

  • 风筝

    2009-03-07

    听陈升的这首歌,刹那明白很多很多道理,一时间差点流泪。

    因为我知道你是个容易担心的小孩子
    所以我将线交你手中却也不敢飞得太远
    不管我随著风飞翔到云间我希望你能看得见
    就算我偶尔会贪玩迷了路也知道你在等著我
    我是一个贪玩又自由的风筝每天都会让你担忧
    如果有一天迷失风中要如何回到你身边
    因为我知道你是个容易担心的小孩子
    所以我会在乌云来时轻轻滑落在你怀中

  • 调色

    2009-03-04

    这张照片的调色做的很有意思,拿来学习~

  • 明白

    2009-02-27

    突然明白这个世界上的许多事情,原来是东方不亮西方亮,无心插柳柳成荫。但其实,这之前,我们都是经过了遥远而漫长的准备,才来到这里。于是一些瞬间,变成了从有氧呼吸到无氧呼吸交替的瞬间。

    最近在地铁里一直听汤旭的《我们都只是路过》。是的,我路过你,你路过我,我仍然愿意是一个过客,我要去的地方仍然是远方,我在一所孤岛上唱没有人懂得的歌。但就像汤旭在博客里写的:嗯.....等我吧!等我攢夠了時間,攢夠了美麗,攢夠了愛,攢夠了勇氣,我會來找你,不再那麼膽怯,眼神也不再游移。

  • 李健李健

    2009-02-25

    怎么会有这么好听的声音,那是一个干净纯粹温柔伤感而幸福的世界。我是异乡人,我是你的异乡人……

      披星戴月地奔波
      只为一扇窗
      当你迷失在路上
      能够看见那灯光
      不知不觉把他乡
      当做了故乡
      只是偶尔难过时
      不经意遥望远方
      曾经的乡音
      悄悄地隐藏
      说不出的诺言
      一直放心上
      有许多时候
      眼泪就要流
      那扇窗是让我坚强的理由
      小小的门口
      还有她的温柔
      给我温暖陪伴我左右

  • 世界

    2009-02-19

    原来要获得真正的自由,不是放弃对这个世界的束缚,而是放弃对自己的束缚。

  • 一大片天空

    2009-02-17

    出门的时候看见春天第一场雪,也曾经是这样推开门,风卷着雪花落到我的衣服上,当时的自己和现在的自己,层层叠叠,都离心很远很远,所以选择抬起头看着天,告诉自己不要低头,不要低头,我发现云层里竟然有一轮玄黄的太阳,我感觉到凌厉的北方春寒里有它洒落的温暖。

    梦中的我同样坐在一片空旷无人的台阶上,那是一步一步,都能看得见的阶梯,原来只需要我站起来,往前走,一直走,走到岁月的深处,走到幸福的深处……

  • 猜猜看这是什么花?答案在下张图上:)

    可爱的满天星,大红朵的是JENNY口中的恶俗之花,哈哈~

    我亲爱的富贵竹。

  • 早春第一场雨

    2009-02-12

    现实生活中说话太多,能沉下心来跟自己倾诉的东西就变得越来越少。在某一个世界里,人们仿佛是患上了失语症,或者被幽闭,找不到通关密语,需要用力去撞,才能撞出一片明朗天地,只是早春已到,只愿意春睡沉重,软绵绵无着。

    这样是不是醒来就好?

  • 阿猫阿狗

    2009-02-10

    编个对话的说:

    阿猫:今天的化装舞会你还去不去的呀?一副没精打采的样子!

    阿狗:不想去了啦!要不你自己去吧!

    阿猫:你怎么能这样,真是说话不算数的狗哎!你知不知道我化妆都花了三个小时,这个蓝领结我逛遍了整条街才买回来,你那个兔耳朵,光还价就浪费了半斤口水!

    阿狗:别提这个兔耳朵了,你明明我最不喜欢隔壁家那只大暴牙兔,还偏偏让我扮兔子!

    阿猫:哎呀,原来你是为这个生气呀,别这样嘛,你这样很帅气的啦,去嘛,好不好?

    阿狗:不去!

    阿猫:哎哟我求你了,没有你过去扮暴牙兔衬托我,我怎么能闪耀全场呢!

    阿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