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还是觉得人生得彪悍一点,因为只有彪悍的人生是不需要解释的,要么服从,要么滚蛋。

    即使将来实在是因为老了,所以不得不学会低眉顺耳,不得不做个贤惠滴女人,不得不伺候男人奶孩子,那现在老子还年轻,所以该干嘛老子就会干嘛。

  • 京郊

    2008-11-22

  • 黄瓜

    2008-11-21

    香山香炉峰的小黄瓜,不知是因为登山疲惫,还是心情使然,竟然是格外香甜。

  • 亲们看这里

    2008-11-21

    收信地址:北京市丰台区宋庄路顺三条21号嘉业大厦二期2号楼703 100074

  • 号外

    2008-11-19

    亲爱的们,支持一下俺的工作,多帮忙点击http://blog.sina.com.cn/saintland,多留言,多刷访问量。

  • letter

    2008-11-15

    阳光明亮,风很大的周末,窗台上放着昨晚刚刚买回来插好的菊花。

    听《海角七号》的原声带,突然看到这张CD插画或者封面,乖顺的手写体的字,邮戳,和地址,突然有想写信的感觉,写一封信,一字一笔的,满满当当的,寄给谁,心里怀一点期待和踏实,千里迢迢地给出去。

    只是好多年没写过信,也没再收过信,email时代,迅速的到达也是迅速的失去。

    谁写封信给我呢,或者我写给谁呢?

  • 北京的天空

    2008-11-13

    每次去一个陌生的地方,都会特别记得出站时迎面而来的空气,和我朝着这空气展开的第一口呼吸。会以此判断是不是喜欢这个地方,所以记忆里最为深刻的地方总有北京。

    偌大的北京西站,每一次抵达都是深秋初冬的清晨,一出站就是高远辽阔的北方天空,蓝得近乎寂寥,或者灰得近乎沉默。扑面而来的冷空气涤荡着初抵达时的莫名不安与躁动,让人忍不住缩缩脖子,一个激灵。几乎因为这冷空气,我喜欢上了北京,和高大的落叶乔木里,钢铁建筑下,涌动的人流中间每一个渺小而不甘平凡的灵魂。

    生活彻底改变了,每一个认识的人,都将是一个重新认识和开始的人,我的过去留在了江城,留在了我偶尔发呆时的表情里,和过去的文字里。清晨挤地铁,白天坐办公室,晚上乘着夜色和略有疲倦的人们一起回家,这曾经是我不愿意承受的生活,却是现在我实实在在的生活。

    只是,仍然会反反复复地梦见同样的人和同样的场景,那些在梦里见到、走过的地方,和一度向往的幽深蔚蓝的大海,在醒来的时候不复存在,抬头便只有北京的天空。

  • 代价

    2008-11-09

    为我们的成熟,总是要付出一些这样那样的代价。

    但我仍然相信刚刚看到的那句话,我们不会有损失,我们其实一直在获得。

    当我不够成熟的时候,我曾经拿一些色彩浓重的笔,在我的人生纸页上划下一些当时以为绚烂后来觉得凌乱的痕迹,有时候不经意,有时候太用力。

    但下一次,如果我遇到你,我会自洗铅华,重新成为一张洁净的白纸。

  • 没有改天了

    2008-11-07

    时间,都只是借口而已。改天,改天,再也不剩下那一个改天。除了现在,一切都不复存在。
  • 怀念

    2008-11-06

    要离开这个城市的时候,怀念的东西似乎越来越多。

    我记得这个地方的清晨、傍晚、深夜,每一个时刻的每一种气息,和每一个时刻东湖水的每一声叹息。

    我记得那些深藏在小巷深处的教堂庙宇,记得冬天的阳光,记得我手脚冰凉的温度,记得我学唱赞美诗时的小调调。

    我记得弄堂里的肉丝炒饭和鸡蛋炒粉,记得加红油的热干面,记得广八路的毛豆嫂,记得那些东倒西歪的啤酒瓶,记得对面坐着的人。

    我记得不为人知的小路上高大的梧桐,记得冬天呼啸的风,记得金黄透亮的银杏叶子里藏着的阳光。

    我记得站牌下的闪光灯,吉庆街的吉他,记得夜晚的巴士穿越一路的霓虹。

    我记得花鸟市场里抑郁的狗和安静生长的植物,记得拍过我肩膀的手,拉过我胳膊的手,掐过我脖子的手。

    我记得午睡醒来的时候,窗外太过明亮的天空,记得那时想要在椅子上晒到融化消失,从此不见。

    我记得中秋节的月亮,平安夜的小雪,记得十八楼的夜晚,记得湖面一波一波漾开的水纹和山上的萤火虫。

    如果我曾经把每一天都当成最后。

    如果非要有这结果,才能怀念我。

    不过这个世界上,其实没有如果。

  • 博客稀荒了太久,为了刺激消费,今天来顿大餐,好的坏的图片贴一大堆,当糠也好,当面疙瘩也罢,各位吃不完兜着走吧,哈哈。

    友情鸣谢摄影的LH姑娘,这是俺去北京的前一晚她无心插柳拍出来的片片,别看脸,看手就阔以了……接着请阅读全文……

  • 再见武汉

    2008-11-02

    还有不到一个星期,我就要离开这个我生活了五年多的城市。匆匆回来,或许有很多人来不及告别。

    已经习惯了每一次都走的很突然,也习惯了朋友们张口第一句就问饮水你现在是在哪里,但那些都只是短暂的旅途,比如今年走过的长沙、南昌、滕州、济南、深圳、广州、襄樊、杭州……我真的快要变成一个火车游侠儿,人在远方,心在旧里。

    这次是去北京,举家搬迁,皇城脚下,是生是死,尚且不知。许许多多的因素综合,让我觉得这是最适合离开武汉的时刻,再见,或者不见,都已经不重要,总之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

    感谢武汉的兄弟姐妹们,我就要离开你们,心有不舍,我得忍着,来日混得人模狗样了,咱们再来三杯两盏淡酒,细数这些不在一起的光阴。

  • 穿越

    2008-10-24

    曾经觉得生命中经历的事情、记得的人、有过的情感,尤其是那些曾以为深刻的、激烈的、无法忘怀的,终会一层层覆盖直至遗忘。而我们那些新鲜的、无惧无畏的、良善软弱的灵魂会一点点迟钝、坚硬、麻木直至无法受伤。但,一天二十四小时一千四百四十四分钟八万六千四百秒,每个人总有卸下防备面对自己的时刻。在这样的时刻,对于自己做过的错事、说过的错话、伤过的人、走过的弯路,你有没有过一点遗憾、一点惋惜或者哪怕是很微弱的一丁点疼痛?我有,虽然这并不影响我去继续完善我明朗向光的人生。

    没有什么能够被真正的覆盖,沉冤尚可以昭雪,更何况我们去刻意覆盖的,往往是自己的虚弱。唯一的方法,就是穿越,像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照在布达拉宫上那样,去穿越我们人生的黑暗。

    ————————————————————————————————————

    我这里快成音乐集中营了,这个秋天,出专辑的人实在是太太太太……多了,今天挑着推荐四首新单曲。

    吴佩慈《夜光航线》,一咏三叹的编曲,第一遍听就会觉得好听的慢板抒情。

    林峰&泳儿《明天以后》,有很多男女,不是爱人,又有着胜似爱人的感情,这首歌给如许感情一个出口。

    林俊杰&阿SA《小酒窝》,温暖甜蜜的小调流行。

    五月天《后青春时代的诗》,我一直觉得阿信是诗人,这首歌给后青春时代的人们,比如我,最好的安慰和鼓励。

  • 子时

    2008-10-22

    现在已经到了子时,每一天的这个时候,是我的思维最清醒也最饱和的时候。窗外淅沥沥地下着小雨,如果没有记错,这是我回来后的第一场秋雨。如果还没有记错,上一次听夜雨,是六月边放王菲的《怀念》边做稿子的深夜,那是比子时更深的深夜,而这样的深夜,我终于将它归还给了睡眠和梦境。于是在梦里,我偶尔会看到带着雨露的满树洁白梨花,或者蔚蓝的深深的大海。

    秋天来临的时候,感冒再怎么汹涌来袭,终于也还是一点一点好了起来。开始做准备,去迎接那些手足冰凉,在风里行走的日子。享受了一段时间的生病特权,也开始买菜做饭,洗锅洗碗,虽然被辣椒烧痛的手到现在还有些微微的疼,但这一份踏实妥帖,是可以自己握在手心的。

    这个秋天有太多好声音。tATu的新专辑,两个俄罗斯少女的电子音乐,这张专辑是低调的、不张扬的:http://www.haoting.com/musiclist/ht_68279e134bcdcb23.htm  

  • hey man

    2008-10-21

    这是我最最深爱的Maximilian Hecker,这个秋天,他的新专辑。http://www.haoting.com/musiclist/ht_97348f80047b7044.htm

    就是这个迷离甜美的笑容,在头重脚轻的时刻,彻底拯救了我。于是有了接下来的雪碧、鸡爪子和下弦月,多么清爽安逸的东湖深夜,感谢PP和BL,改天请你们来喝排骨汤,绝不食言。